您的位置:首页 -> 玩家社区 -> 玩家文章

秦殇 同人 ^o^ 我写的小说了 呵呵

[2006-7-18 15:10:00]
    弑秦

     夜半,一人一剑在道上行的匆匆,这人走的如此剑客,如此风霜,如此的侠气而又孤独.不禁使人觉的有人赶路的小径的惆怅远胜于平日的幽静小道.是什么令他如此匆匆?侠义? 情人? 还是亡国? 苦枝上的乌鸦在班驳的月影下叫着---参悟不透......

     剑意

     正午 咸阳 ,日光下的影子,正如他的人,傲立 端正. 他伫立在城门前.斗笠下掩不住眸子中滚动的凄凉.他抬脚 迈步 匆匆如城.

     大宅,咸阳城中大宅的主人非富即贵.他停在这里已有半个时辰,裹在剑鞘上的牛革 快被捏破.破败的大门上早已贴上封条,他感到他身上的血正被一种痛慢慢地催化,催化成胸腔内的烈火,催化成眉间的哀伤......

     故人已不再.他摇了摇脑袋.故人已不再,那么 "我"呢 ?在世人的眼中他已不再存在了,这世界上不存在的人只有一种---死人!他自嘲地咧了咧嘴,只剩下苦的他满眼晶莹的苦笑......

     轻身一跃 好似潜龙升天 落入苑内,物是人非.原来的大宅是属于他的,而现在的他却早已经不再拥有这里了,紫罗兰般的叹气顷刻被呜咽的风扼灭.

     无情最是帝王家,有情亦在帝王家,也最恨生于帝王家.

     饮酒,舞剑,他只能这样,喝一口酒,纵一式剑!

     "笑尽一杯酒,杀人都市中"他暗叹"我可还有这一分游侠的潇洒?" 酒自古是剑的朋友,但今天却伤的这持杯的男子很深很深...

     "失意杯酒间,白刃起相丑"剑在抖,手在抖,昔日的恩师蒙冤如狱,身陷桎梏,自己却无能为力,哪还有半分义气?"荆柯饮燕市,酒酣气益振"----终日东躲西藏,这气如何再振?这根脊梁如何挺的直呵!---一口浊酒喷洒胸前,一怒之下,刷的一剑削去半截石柱,又一式"片心惆怅清平世,酒市无人间布衣"挑起酒碗,仰脖海饮,将失意剑气渲染地淋漓尽致.斗然间,一抛酒碗,挽一式"落花踏尽游何处,笑入胡姬酒肆中"腾空而起,却又一头载倒在地,嘴中泛苦,眼角生涩,脸上湿粘一片,也不知道是是酒涎还是涕泪......

     他环顾着空无一人的旧宅,迷醉地寻找着那个身影,却只看到为剑气所伤的落**残花.但剑气再强却也终斩不断无尽的悲思....

     <第一段 完 待续 下一段 子秦 >

     希望大家喜欢!~^_^

最近评论 更多评论